交流QQ群:294756353 | 登录 | 注册 - 在线投稿
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情感美文 > 文章内容

为你而写,纪念我们共同走过的岁月

作者: 来源: www.xfmw.cn 时间: 2013-11-26 阅读: 在线投稿
心扉美文

今天是他的生日。我想为他写点东西。但我知道他不会来看这篇的,他要忙他的店他的事业,而且他不喜欢文邹邹的表达方式,但我还是会以很长很长的篇幅来写下我们之间的。他看或没看,依然在这里——那些年,我们一起成长。

(一) 小时代

童年,只有在记忆中显现时,它才成就了它的完美。是的,当我们路过了童年,在人生很多的三岔路口回望时,才发现,孩提时代是最快乐的时代!虽然已经一去不回,但记忆很美,充满温情,每每回想,即使在忧伤满怀之时,我们的嘴角还是会微微上扬,勾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。

我的童年,最少不了的就是他们——大碧和新呗。而今天,我要写下的大半部分文字,会关乎我哥,平时我是不叫他哥哥的,我管他叫新呗。小时候的喜怒哀乐,现在回想,尽是一样的温馨。

时光之轴拉回我四五岁的时候——

那时我们三个经常和很多与我们差不多大小的小屁孩一起玩捉迷藏。

因为我比较小,所以每次都是跟大碧一起藏的,她藏哪里我就藏哪里。也因此大碧老是遭殃,因为新呗很爱使坏,而且他使坏的方法在我身上屡试不爽。每次一到他找别人时,他远远地就喊:“阿妹~~小妹~~你在哪里呀~~?”那声音悠长悠长的。而每次一听到这个呼唤,我就很天真地在大碧捂住我嘴巴之前应道:“我藏起来了啦,你是找不到我的!”然后大碧就被捉出去了······

当大碧和新呗上学去了的时候,我就没什么玩伴,于是经常哭着要跟他们去上学,所以他们常常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出家门。

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夏天,老爸和新呗都光着膀子,我说老爸为什么你们可以不穿衣服我就不可以?老爸说你不想穿也行的啊!于是我也学他们把上衣给脱了扔到床上(注:那时俺才四岁呐!),然后学着他们到处走来走去。

可刚刚吃完午饭就发现大碧和新呗不见了,我知道他们又是一大群人上学去了,于是我唰的一声溜下椅子,冲出门去追他们。他们一看到我冲出来了撒腿就狂跑,于是我哇的一声就哭得山崩地裂,但脚还是没有停下来,一边大哭一边跟在他们后面跑(我觉得那时老爸应该是在后面笑)。

他们终究还是停下来了,而且很不耐烦的样子。好不容易追上,我还哭得一抽一抽的,说不是说好要带人家去上学的吗,又偷偷走掉!接着又一抽一抽的。

“你没穿衣服我怎么带你去学校啊?!”大碧咆哮着。

“那我回去拿衣服,你们要等我!”

“快点快点,等会人家都迟到了!”大碧催促。

于是我眼泪一抹,又撒奔回家,手里拿着T恤又冲出门去,可是回到先前的地方却不见他们的踪影。“哇!!!”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狂哭。那时我打定主意,不管老妈怎么喊我都不要回去。我就要坐在那里哭,哭到那二厮放学回来。

哭着哭着我似乎听到了新呗的笑声,于是我尽量让哭声小下来,但还是一抽一抽的(你知道小时候哭是很难控制住的),四处张望却找不到他们,于是我又情不自禁地调大了哭声的音量。

最后,新呗肯定是控制不住了大笑起来。这平地一声笑可把我吓坏了,唰地一声从地上站起来。天主啊,你可以想象一个四岁的小屁孩上半身没穿衣服,手里捏着一块“布”,满脸尽是泪痕,还抽泣着眼里带着惊慌的神色·····多可怜啊!

原来他们都爬到我头顶的那棵树上去了。而新呗就在我正上方跟猴子一样夹在树枝里。

其实还有很多我未上学之前的事,但今天只想拿出一两件来写写。就让时光推向我的小学。

(二)为了保护我,他很霸道

我的第一个学校,名字叫鹅湖小学。以前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,现在忽然觉得它的名字很好听。真不知道那时的小孩怎么那样,天天打架,没玩没了。当然也包括大碧和新呗。

他俩和我们的一个邻居(很壮实的一个女生,我们叫她陈阿奕)是一伙的,天天和其他小屁孩打架。当然,如今想来,这些“纠纷”是没有谁对谁错的,小孩子的世界,那个叫落花流水、天上人间啊。

有一次,新呗走到学校下面的稻田里玩水。有一个比他高年级的男生竟然跑过来揍他(你不要以为新呗人品差到这个程度,玩水都要被揍,其实是那时的小孩都喜欢打架)。陈阿奕看到后,风一样呼的一声冲下去,拔了一把带着淤泥的稻杆嚯的一下就把泥全盖在那个男生的脸上了。真是让人又惊又喜!

那时他们打架的方式真是天花乱坠。有一次回家的路上,走在上一条路的小屁孩骂我们走在下面的是鬼。现在我们觉得,骂就骂呗,不痛不痒,可当时大家可不这么想。于是大碧新呗和陈阿奕他们从笔盒里掏出钢笔,叫我在下面等着,他们仨就拿着钢笔冲到上面去了,我还没反应过来,他们又冲下来了,跑得跟刘翔一样快,后面还有一大群人在追他们。

可那群人追不上他们,却发现这角落还有一个傻不拉肌的小姑娘。那时我好害怕他们,因为有一个很高个子的女生手里拿着钢笔,对我拼命地翻白眼(现在很讶异的是,她怎么能把眼珠子完全翻到上面去,使整个眼睛都花白,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)。我注意到,她的衣服上一大片一大片的墨迹,肯定是新呗他们三个甩的。翻过白眼后,那高个子女生就要往我裙子上甩墨水,我没有丝毫反抗能力,毕竟太小了。幸好一个路过的老人过来救了我一命,她拦下那个高个子女生说:“哎呀,你不能打她哦!她哥哥姐姐和你打架,你怎么能打她呢?要打找她哥哥姐姐打去!”然后就把我领走了。

对此,我至今感激啊!

后来新呗长大一点了。他一如既往地打架。有一次和他班里一个男生打架,放学后两个都被老师罚去洗厕所。那时我们在等他一起回家,我看到他和那个男生用一条木棍抬水,中间是一个盛满水的铁皮桶。他们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抬着水往厕所走去,可走到一个上坡的地方时,我就发现我身边的大碧和新呗两个人似乎在暗示着彼此什么。

果不其然,坡上到差不多时,新呗就把自己这边的木棒一放,自己撒奔着向我们冲来,那个走在前面的男生眼巴巴地看着铁桶哐哐当当地滚下坡去·····之后新呗心安理得地和我们回家去了,那个男生一个人去提水洗厕所。    1     

  • 上一篇:林间栈道上的遇见
  • 下一篇:你我她
  • 相关阅读

    发表文章
    心扉美文
    心扉美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