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流QQ群:294756353 | 登录 | 注册 - 在线投稿
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情感美文 > 文章内容

记忆中那个难以抹去的年月

作者: 来源: www.xfmw.cn 时间: 2014-01-14 阅读: 在线投稿
心扉美文

         光阴荏苒,岁月如梭,任凭怎样也无法留住飞逝的时光,我感觉仿佛一晃工夫就已经把半部人生草草写完了。平时稍有空闲的时候,一旦打开记忆的栅栏,就有一件让我一直难以忘怀的往事浮现在我的眼前。
记得那还是我上高中头一年时候的事了。那一年在我的记忆中是我家的生活最困难的年份之一,家里的口粮曾一连好几个月不够吃,生活非常困难。那个年代正是国家刚刚走完计划经济的时代,刚刚推动改革的浪潮,人们的生活水平虽然有了很大改善,但是普遍还比较困难,家家户户缺吃少穿。尤其是我们那里,由于地处比较偏远的山区,天然条件比较差,所以几乎每年都是口粮不够吃,普遍都是一年庄稼多半年口粮。每年不到春种的时候一般都就缺面少米了,接下来的日子大多数人靠一缸酸菜半窖洋芋推天度日、填肚子,那几年满山遍野的铁萝卜、苦渠、荠荠菜等野菜被人们挖得精光精光的。当然,我家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。我家是我们队里生活最困难的家庭之一,几乎每年都要靠队里给我家分点国家供应来的回销粮、救济粮打发半年的日子。
我上高中的那所中学坐落在二十里以外的另一个镇子上。由于到那里上学路程太远需要住校,所以每个礼拜才能回一趟家,每个礼拜返回学校的时候都要背上一个礼拜的米面油盐,步行到学校。说米面油盐其实就没有米、没有油,只是准备几碗包谷面、二十来个洋芋、一罐酸菜和一点粗盐,生活条件就这样。家里栽的葱如果长到能吃的时候就挖上一些,走的时候背上十几根。那时候我去学校的时候不管拿什么东西都是有数字、有计划的,多了不拿、也不能拿,尤其是葱韮之类的少了就少了,没了也就没了。酸菜是炝过的,不需要拿油的,我每天的生活都是每顿饭两碗酸菜拌汤一根葱。就这样的生活还是家里强挤给我的,我一个人的口粮几乎是全家的一半。当时我有个关系特别好的同学,他每隔上一段时间给我拿一股压好的机器面过来,让我改善改善生活,有时还给我拿一瓶清油。他家的家境比较好,家里承包了队里的一台磨面机和一台榨油机,有一个小作坊,所以他家的生活很宽裕,不愁吃不愁穿的。他经常给我这、给我那地资助我,我们的友情关系一直保持着,至今依然往来不辍。
我记得那年大概是刚过了春耕的季节吧,家里又没粮没面了。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那个礼拜天在家,还是按照平常的老习惯,早上起来吃上一点东西就脱了衣服让我妈去洗。由于没有换洗的衣服,我依旧钻在被窝里看书等我妈洗的衣服晒干,衣服啥时候晒干我啥时候出被窝。碰巧那天老天不高兴板着脸,没有太阳洗的衣服急忙晾不干,于是我就爬在炕上等。
到下午了,大概是过了两点吧,我家的厨房还没有冒烟,我看见我妈已经是第三次出去回来了,厨房里依然听不到动静,我知道是我妈出去借面没借到。当我看见我妈第三次空手回来的时候我忍不住开口了,我怕我妈听不见,我大声对我妈喊:“妈!学校里我的包包里还有一些面呢,估计这个礼拜够了,你把衣服拿来我穿上去学校吧,迟了就要摸黑呢!”从家里到学校大约二十多里路程,步行一般要两个多小时呢,如果路上等这个等那个这样一磨蹭就得三个小时。所以,如果下午三点能动身,估计到傍晚六点左右才能到学校。三四月的天气到六点就已经点上灯了,我给我妈说我得赶紧走。我妈说让我再稍微等等,她说还有一个馍馍没有烙熟呢,等馍馍熟了把家里的一把挂面下了让我吃,让我吃了再走。
那天,我终于等到我妈把最后一个馍馍烙熟了,我终于等到我妈把家里仅有的一把挂面下熟了。刚好弟弟也从外面玩回来了,于是我就和弟弟把那把下熟的挂面分吃了。起初我妈的意思让弟弟别吃,等我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