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流QQ群:294756353 | 登录 | 注册 - 在线投稿
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小说欣赏 > 文章内容

小小说:如果

作者: 文坛梦工厂 来源: www.xfmw.cn 时间: 2014-09-19 阅读: 在线投稿
心扉美文

雨 瑞

  秦洁玉坐在椅子上,瞅着天花板发呆。
  
  昨天他还是临湖市的常务副市长,今天他便到了这里。他明白,自己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!
  
  秦洁玉几乎一辈子都在政府机关工作,由干事、副科长、科长、副局长、局长直至副市长。在仕途上,他的进步算不得太快,但一步一个脚印,走得挺稳挺扎实。他是一个对工作十分认真的人,为人低调沉稳,也不贪图小便宜。如果不是因为一个意外,他原本是可以在仕途上平安落地的。
  
  他是常务副市长,分管财政、土地、规划、审计等重要部门的工作。四年前发生的一件原本是工作上的事,却使他的个人生活发生了重要的变化。
  
  市中心位置的地方,原本有一家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电影院,电影院的后面是文化系统的家属宿舍区,总占地面积大约有一百多亩。规划局在规划时,将这一带作为新的图书馆、文化馆、博物馆的待建区。但市财政又一直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来动工建设,所以这块地就一直闲置在那儿。前几年商品房开发热兴起时,曾有好几家开发公司在打这块地的主意。规划和土地部门的人也觉得如果将这块地挂牌出手,可以卖个大价钱,财政的日子也会好过些,而原定的文化“三馆”可以改迁到城郊或者开发区去。但秦洁玉不这么看,他认为文化“三馆”是直接为群众服务的公益性项目,就应当建在居民人口密集的中心位置。如果建得太远太偏,那会给市民带来很大的不便。所以凡是提到这块地的变更使用问题,他都坚持不同意。后来不少朋友、同事包括先前的领导找他“做工作”,他也都咬紧牙关没有松口。当然也有开发商私下给他塞钱的,都被他一一回绝了。
  
  秦洁玉在上大学之前当过两年兵,在城区他有好几个当年的战友。其中一位名叫柴俊,绰号“柴大官人”,是做汽车生意的,现在已是身家过亿的大老板了。一天下午,柴俊打电话来说,一位多年未见的外地战友来了,晚上安排小聚一下,请秦市长务必到场。
  
  那天晚上秦洁玉恰好没有什么公务接待活动,便顺口答应了。
  
  聚会很隆重热闹,也很丰盛。几瓶老酒下肚,战友之情便愈发浓烈起来。正在这时,忽然包厢的门开了,一个袅袅婷婷的女孩子走了进来。大家正惊异,只见柴大官人笑嘻嘻地站起来,冲大伙道:“我来介绍一下:这位是我公司的专业车模玲玲小姐!玲玲小姐听说咱哥儿们聚会,主动请缨要过来陪哥儿们喝几杯。有道是‘男女搭配,喝酒不醉’嘛!”然后又将在座诸人一一向玲玲作介绍。当介绍到秦洁玉时,柴大官人对玲玲道:“这个人你天天晚上都见面吧?”一句话把玲玲说得小脸通红,也把大家说糊涂了。柴大官人咧着大嘴,哈哈一笑,道:“你看把咱们秦市长吓的!哥儿们别误会哈,我是说玲玲小姐天天晚上在电视《临湖新闻》里见到秦市长!”众人一听,哈哈大笑起来。只见玲玲红着脸,攥着小拳头在柴俊胸前擂了一下,噘着小嘴,半羞半恼、风情万种地道:“柴哥,你真的好坏哟!”
  
  这个小动作让秦洁玉觉得像是被电击了一下似的,有些发懵。秦市长是见过大场面的人,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呀!可这个玲玲真的很特别,她不光是长相美,语音甜,还有一种渗透在骨子里的媚。有一个词瞬间在他的脑子中迸出:尤物!
  
  这场酒宴本来就很热烈,现在有了美女进来搅和,自然是锦上添花、火上浇油。没多久,两箱“五粮液”就干了。喝着喝着,秦洁玉的眼睛就渐渐睁不开了。
  
  一觉醒来,秦洁玉吃惊地发现自己居然不是在自己家里,而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。更让他吃惊的是,他不是一个人,他的旁边,居然还睡着一个光着脊背的女人!他仔细一瞅,居然是玲玲! 秦洁玉吓傻了,他闭上眼,努力想回忆一下昨晚后来的情景,可他实在是想不起来了。
  
  这时,玲玲也醒了,她什么也没说,只将眼睛含情脉脉地朝秦洁玉瞅着、瞅着,直把秦副市长瞅得心都醉了,心都化了……
  
  有些女人就像毒品,一旦尝过就再也离不开了。玲玲在城郊的一个小区里有一套自己的房子,他们每个周末都会在那儿幽会。一天晚上,他们在疯狂之后,玲玲突然盯着秦洁玉,幽幽地问:“玉哥,你能帮我一个忙吗?”
  
  秦洁玉笑笑问:“你的事还不就是我的事,帮啥忙呀?”
  
  玲玲从她那LV小包里抽出一张纸,递给秦洁玉。秦洁玉接过一看,一下愣住了——这是一份关于请求购地的申请,上面所标明的地段,正是原规划中要建“三馆”的那块“宝地”!
  
  秦洁玉久久地瞅着玲玲那一泓秋水似的眼睛,叹了一口气,轻声问:“你是不是冲它才和我好的?”
  
  玲玲静静地凝视着他,幽幽地说:“一开始是。”
  
  “那现在呢?”秦洁玉盯着她的眼睛问。
  
  “你说呢?”突然,玲玲一下提高了声调,双眸刹那间涌满了泪花。她呼地一下站了起来,拎起小包,轻声说:“你不必为难,就算我什么也没说过吧。”
  
  秦洁玉一伸手拽住她的手腕,又叹了口气,道:“为了你,这个字我签!”
  
  又一个周末,玲玲将一张卡递给秦洁玉。
  
  “这是什么?”秦洁玉问。
  
  玲玲诡谲地一笑:“这里有五百万,是人家谢你的。”
  
  “人家?是柴俊?”
  
  玲玲不自然地笑笑,点了点头。
  
  秦洁玉板起脸:“这不能要,这算什么呀!”
  
  玲玲淡淡一笑:“事已经办了,你要与不要有什么分别吗?”停了一会,又说:“拿着吧,这年头,谁还像你这么迂呀!”
  
  有了这一次,后来诸如此类的事就多了起来。临湖市“贵圈”中的人几乎都知道,要想找秦副市长办事,只需把玲玲搞定就妥了。
  
  秦洁玉长长地叹了口气:四年前如果不是那位外地的战友过来,如果那天有公务接待没去参加聚会,如果那天把握住酒量,如果玲玲没有出现,如果当时狠下心来拒绝签那个字,如果自己守住底线不收那张卡……可是,人生又岂会重来,哪会有这么多的“如果”呢?
  

 (责任编辑:于洁秋)

  • 上一篇:九九文章网
  • 下一篇:杀 狗(小小说)
  • 相关阅读

    发表文章

    最新评论

    更多评论
    心扉美文网愿和您一起共创和谐的网络环境!
    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
    心扉美文
    心扉美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