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情感美文 > 文章内容

三月,有风走过

作者: 来源: www.wtmgc.com 时间: 2014-02-18 阅读: 在线投稿

一年四季,十二个月份,风从春飘至夏,由秋荡入冬,从未停歇脚步,唱着自己的歌。当一阵风路过你的耳朵,你是否能够捕捉到风的心情,读懂风的心声?

三月,阴沉的天空下,风焦躁的拍打玻璃窗,松动的玻璃不停的振动,发出如同弹奏陈旧钢琴时令人耳鸣眩晕的泛音。不甚温和的风,同样也不太温暖。风把寒嗖嗖的冷气从遥远的海洋运来,它调皮的由人的衣领钻入,与全身上下干燥的皮肤打完招呼,再由袖口离开,好似火车飞驰穿过山洞隧道,墩实的大山也不禁为之打个寒颤。

不安稳的风告诉我,预计未来几日将面临一阵雨雪天气,果真第三日便下了一场雨夹雪。气温陡然下降,春寒嵺峭,空中片片雪花和冰雨交替现身,盘旋缠绕,像一对来自天宫的厮守恋人,翩跹起舞,轻盈着陆。风,如仙女散花,把雪花扬起,簌簌飘落,仿似一幢坠满羽毛的幕布,是大自然的一帘幽梦。洋洋洒洒的雪花,编织成了天使的翅膀。风中摇曳着唰啦啦的树叶,好似演奏一首悠扬缠绵的小提琴曲。

翌日,一改往日的萧肃,大自然翻开了景色新篇章。高耸的烟筒剪掉了冗长的白胡子,成群的飞鸟结伴捕食,在房檐树杈站成一排,和着风的节拍,高昂着头舒展喉咙,唱着“呜、呜、啊,咦”的练声曲。偶尔呼啸过几架红外壳的飞机,鸟儿们顿生聒噪,在强大的对手面前毫不示弱,表现出无畏的勇气。飞机怎么会听的到遥远世界传出的渺小挑衅呢?轰隆隆的噪音早将它自己的耳朵震聋了。

地面的花圃里,长满密密麻麻的小草,细长的草梗上朵朵洁白小花悄然绽放。月季的花枝上布满尖锐的毒刺,错落有致的蜷缩叶片虬扎在刺的脚边。这边风景独好,生机勃勃,但有些生命却没能熬过凛烈的寒冬。道路旁的一棵梧桐树,沉默不语,它的树干裂开了一道大缝,防寒御冬的树皮早已破烂不堪,脱离了身体。我想,树把自己的灵魂封锁在了阴翳的深冬,也许化为了一缕清风,也许散做了山坳里烟囱的一声叹息。假山旁,柔韧的竹干随风飘摇,片片竹叶,脸上洋溢着笑容,单薄枯黄的皮肤,褶皱破裂的衣衫,并未摧毁不老的心。虽然失去了碧绿的芳泽,多了几份年老的沧桑,衰老是人生的另一个阶段,同样如青春一样值得度过,认真的享受生命的每一刻钟,是生命的意义,感谢来过。

耳边依旧有风掠过,空中飘荡着风自己的歌。

三月,有风走过。 

  • 上一篇:别了,我的朋友
  • 下一篇:代沟,一道永不可抹平的伤痕
  • 相关阅读

    发表文章

    最新评论

    更多评论
    文坛梦工厂愿和您一起分享!
    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